北美观察丨疫情下的美国:休假、退休可能都是骗人的 失业者又要

文章正文
2020-09-21 21:06

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快报

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美国东部时间9月15日18时,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6595476例,累计死亡195501例。疫情持续肆虐之际,共和党版经济刺激法案却在国会闯关失败,令11月3日大选前无法出台新一轮纾困措施的可能性大增。目前看来,华盛顿的政治僵局已对民生造成负面影响,女性、老人、房客、学生等群体都面临着各自不同的困境。

路透社报道,退休、裁员、劳动力流失等问题或将给美国经济留下伤痕

解雇通知还是来了

朱迪斯·拉米雷斯9月收到了一封信,里面是她一直担心的内容:永久解雇通知。

今年3月,由于新冠疫情暴发,从事客房服务工作的她被檀香山酒店要求无薪休假。半年之后,临时休假终于变成了永久失业。

同许多有类似经历的人一样,40岁的拉米雷斯原本被告知:一旦酒店业务回暖,她就将被召回。但今年夏天,夏威夷的感染率不降反升,对游客的隔离限制也被延长,这对严重依赖游客的该州酒店业来说,是个重大打击。

拉米雷斯担心了半年的事情,也是许多美国人的共同忧虑。根据劳动经济学家和路透社对详细月度就业数据的分析,疫情暴发6个月以来,美国劳动力市场受到长期损害的证据,正在慢慢浮现出来。

路透社指出,女性没有迅速重返就业市场,像拉米雷斯这样的临时休假人员,正在向永久失业人员转变;而退休人数正在飙升,他们中的许多人,可能都是被迫提前退休的事实上的失业者。这些趋势,可能会在短期内影响美国经济复苏,也会在长期内影响美国经济前景。

经济学家普遍认为,经济增长取决于有多少人正在工作,如果更多的人“退休”,或者因为育儿、健康和安全问题而被挡在就业市场门外,经济增长就会放缓。

“在经济衰退的前几个月,我们更关注有多少工作岗位可以恢复,有多少工作岗位可以保留。”兰德公司劳工经济学家凯瑟琳·安妮·爱德华兹表示,“现在的问题已经变成,这到底会造成多大损失?”

路透社称,大批女性,老年工人已经退出劳动力市场

更多女性、老人不再就业

据路透社报道,疫情下的美国,失业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群体身上:女性和老年工人。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,自疫情暴发以来,妇女和65岁及以上工人在370万不再工作或不再积极寻找工作的人群中相对占比最高。

数据显示,65岁及以上人口占2月劳动人口的比例不到7%,但截至8月占退出劳动力市场人口的17%;女性此前占劳动人口的比例为47%,但在退出劳动力市场人口中的比例高达54%。

构成政府定期就业报告基础的月度当期人口调查(CPS)已经开始显现出女性长期失业问题的初步迹象。根据招聘网站Indeed北美经济研究总监尼克·邦克对CPS数据的分析,在疫情暴发前几个月,特别是在为了照顾家庭而离开劳动力队伍的女性人数激增之后,重返工作岗位的速度相比疫情之前的几个月较慢。

尽管疫情暴发以来,退出劳动力市场的女性和男性人数都在飙升,但邦克的分析显示,以照顾孩子或家庭为由离职的女性人数增加了178%,而男性人数则增加了不到100%。他表示,这些数据表明因家庭原因退出劳动力队伍的情况正在密集发生。而女性,永远都会因为家庭付出更多。

与此同时,波士顿学院退休研究中心基于CPS数据的研究发现,65岁及以上工人的离职比例不断上升。因为新冠病毒对老年人构成的风险较大,不少经济学家此前已经预料到了这一趋势。

该中心的研究结论是,截至2019年7月该年龄段在职人员中,有近五分之一截至今年7月已经退休,高于前一年的17%。那些认为自己是“退休”而非“失业”的人员比例也在稳步上升,从4月的14.2%上升到了6月的19.5%。

“这是我们预期可能发生的事情——接近退休年龄的人员会选择提前退休。”波士顿学院退休研究中心储蓄研究助理主任陈安琪指出。

彭博社称,被特朗普政府作为“权宜之计”的失业补助正在枯竭

失业者又要“断供”了

今年59岁的斯坦利·陈是休斯敦的一名汽车维修技师。他在雷克萨斯车行工作了11年,主要负责保养、维修和更换零件。今年春天,他收到了解雇通知,此后一直依靠救济度日。“申请失业救济的过程很辛苦——登记系统一直堵塞,我花了好几天时间,才把所有信息输入进去。”他说,“要不是政府救济,我的钱真不够用了。”

可现在看来,像斯坦利·陈这样依靠失业补助为生的美国人,即将面临“釜底抽薪”的困境。根据国会今年3月通过的《关怀法案》,失业人员每周能够额外领取600美元的联邦失业补助,但这一福利计划已在7月底到期,此后依靠行政命令拨出的“续命钱”又将在本月枯竭,但新一轮纾困法案仍旧不见踪影。

据彭博社报道,由于美国国会在7月底的谈判中,未能成功延长每周600美元的失业补助计划,特朗普政府于是在8月初以行政命令的方式,授权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向申请资金的各州发放资金,用于支付每周300美元的额外补助。由于这笔规模仅为440亿美元的资金只能撑到9月,再加上一些州因为后勤原因至今未能发放补助,不少经济学家由此推算,美国家庭支出将在10月受到冲击。

但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复苏步伐,显然跟不上失业补助消失的速度。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,在截至9月5日的一周中,常规失业福利计划下的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88.4万,与此前一周持平,持续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升至1338.5万,凸显劳动力市场复苏疲软。

而在特朗普政府提供的每周300美元联邦失业补助即将枯竭之际,数百万失业人员享受的州政府失业救济也将结束——这一计划的期限通常为6个月,此后他们将过渡到一个联邦紧急计划名下,接受额外13周的补助。但到年底时,几乎所有的失业救济计划都将到期,除非国会延长这些计划,否则数百万失业者将被彻底“断供”。

CNBC报道,美国目前禁止了大部分的房客驱逐行为,但禁令到期后,驱逐危机仍将发生

房客、学生提心吊胆

此外,新一轮纾困法案难产,还将对学生贷款和房客驱逐问题产生影响。在此前一轮纾困法案中,包含保护租房者的暂缓驱逐令,以及保护学生贷款的暂停偿付期,前者部分措施已于7月底到期,后者将于9月底到期,目前都将依靠特朗普8月初签署的一系列行政命令勉强维持。分析人士指出,如果国会迟迟不作为,这些保护措施普遍难以为继,房客和学生面临的困难还在后面。

以暂缓驱逐措施为例,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(CDC)日前发布了一项全国性命令,暂时禁止房东驱逐数百万拖欠房租的房客,目的是减少新冠病毒传播的机会。这一保护措施覆盖超过4000万房客,有效期将持续至12月31日,适用于今年预期收入不到9.9万美元的单身租客,以及不到19.8万美元的联合报税人士。

但全美低收入住房联盟指出,这项基于特朗普政府行政令的暂缓驱逐措施只是权宜之计,命令过期之后,欠下的租金还是会把租客推向深渊,现在的做法只是推迟了驱逐行动,并不能完全阻止它。该组织呼吁,国会和白宫必须重新谈判,尽快通过一项疫情纾困法案,并提供紧急租赁援助。

而房东的日子也不好过。无家可归政策研究所所长、南加州大学教授加里·潘纳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指出:“许多房东实际上没有能力偿还按揭贷款,接下来会发生的情况是,如果银行试图取消这些业主的抵押品赎回权,最终可能破坏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性。我们都还记得2008年发生的情况。”

而在学生贷款保护方面,特朗普的行政令指示教育部将4000万学生贷款借款人的暂停偿付期延长到2020年底,但这对美国年轻人的帮助十分有限。正如国家贷款公司首席执行官杰里米·索普科所言:“疫情让本就艰难的局势雪上加霜,年轻人可能需要数年,也可能七八年,才能恢复过来,届时财务状况才能稳定到可以离家自立……不幸的是,现在美国有许多因素都对年轻人不利。你必须考虑两大因素:巨额的助学贷款债务和缺乏工作机会。”

文章评论